庆祝建国建院建所65周年
 
我的舰船情结
我的舰船情结
www.dicp.ac.cn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-10-10 16:57    栏目类别:所庆征文
白吉玲

  2007年9月,为看望女儿来到美国加州圣迭戈(Sandigo)。圣迭戈港是美国海军第六舰队的基地。站在码头望去,科罗纳多(Coronado)半岛又细又长,像一个高尔夫球竿横在海面,从太平洋割出一片狭长的圣迭戈湾。杆头与坡因特楼马(PointLoma)半岛相对,形成的狭长的水道,是港湾与太平洋相联的唯一出口。按当年鱼雷称王时代的标准衡量,的确是一个少见的优良军港。港内深处,布满了各类船厂和港口设施。靠近市中心的码头,停泊了许多船只,其中最著名的是退役的“中途岛号”航空母舰。“中途岛号”是美国战后建造的一艘常规动力航母,满载排水量64000顿,航速33节,载员3000多人。经过两次改装,可以舰载70多架先进的战机。在太平洋和波斯湾执行多次任务,为美国海洋扩张立下汗马功劳。宽阔的(有三个足球场大小的)甲板上,停泊几架退役的飞机。看得出,舰面已被改装,拆出了阻拦锁,弹射器等敏感装置,整个航母有十几层楼高,舰内舱室密布,像迷宫一样。停机舱很大,士兵的住舱仍很狭窄,即使军官舱,也不宽余。登上舰岛塔台,港湾景色尽收。对面是第六舰队的军港,还有几艘现役的航母(包括核动力航母)停泊在那里,远望是茫茫的太平洋。美国就是靠这些利器,把他的触角越过第一岛链,伸到了我们家门口。站在塔台边,你可以想象战机从身旁呼啸而起的情景。心中自然会蒙升,什么时候,我们能拥有这样的航母,与老美在太平洋上平分秋色。这个梦想很快就变成了现实,2012年8月,我们自己改装的“辽宁号”航母,终于在渤海湾试航了。三个月后,我海军航空兵,又成功的降落在“辽宁号”上,真正开启了我们迈向海军大国的航程。而从事这种复杂改装任务的。正是我曾经工作过的大连造船厂。四十年前的往事,栩栩如生,历历在目。

  1970年3月,我同分配到大连的毕业生一起,从崇明岛海军农场结束劳动锻炼,来到大连造船厂(当时叫大连红旗造船厂,也称426厂),被分配到电工车间当钳工。半年以后,我又被调到船电工段做电工。船电工主要负责船上电器设备的安装与调试,其中比较累的是布电缆。十几个人呆在不同的舱室,按班长的口令,全靠双臂,把数百根电缆送到不同的舱位。一个上午下来,双臂酸痛,筷子都拿不起来。这样的工作,一般要持续十来天。船电工最繁琐的是处理导线接头,呆在空荡的铁壳中,冬如冰库,夏似烤箱,一干也是十天半个月的。如果处理灯线,还要站在梯子上,扬着头用丝线一圈圈的把线头绕紧,再涮上蜡克胶。最惊险的算是爬大桅了,冒着寒风,爬上数十米高的桅杆,再横向走十几米,站在晃动跳板上,去按灯接线。我曾几经尝试,终没敢体验一次。当然,干船电也有许多让人兴奋的事。一艘大舰,就像一座城市,从发电配电,到各种电器,拖动系统,囊括了几乎所有强弱电技术,有许多新东西可学。最开心的还是试航,看到亲自参建的新舰,乘风破浪,开航在辽阔的海面,那是很开心的。而且,试航期间还有几顿丰盛的午餐,这在当时的年代,也是很吸引人的。可惜我口福不够,经常因晕船,而把机会让给别人。

  这期间,我有幸参与了一项重要的工作—驱逐舰的改装,真正接触了我们海军的现役战舰。七十年代初,国家决定将我国当时最大的四艘鱼雷驱逐舰换装导弹,整个改装是集中我们国内的许多研究所和工厂完成的。船厂负责将所有的设备安装并调试到正常状态,再交付海军。当组织改装队的时候,我与另外两名大学生,分别参与了雷达,计算机和发控的调试工作。体系采用的,称为“上游-1”导弹,基本参照苏联的系统设计,当时就不是很先进。虽然到目前已在军中全部被淘汰,但那时对我一个学物理的还是全新的知识。我是边干边学习自动控制原理和拖动技术,很快就掌握了它的原理和特点,后两舰改装发控部分的调试,几乎都是我独立完成的。大学里学到的无线电技术帮了我很大的忙。几年以后,这四艘舰先后退役,其中的一艘104舰就停泊在大连的老虎滩边,供游人参观。
2010年7月,我带着小外孙,又登上了我熟悉的104舰。它虽然已锈迹斑斑,但那挺拔而优美的外形,与我记忆中的战舰丝毫没变。我来到导弹控制舱,来到发射架下,来到发射控制台。虽然大部分设备已拆出,但仍留下我当年参与改装过的点点痕迹,那一个个接线箱,一排排线头,一个个螺丝钉,仍清晰的留在那里。

  站在中部二层甲板上,一号导弹舱敞开着,露出红色弹头,正整装待发。当年正是在这个舰打靶时,出现了故障,我与王师傅在高速航行中,爬上这个导弹发射架,去检查开盖液压和锁紧系统。这个位置之所以重要,是因为你必须保证在舰船异常情况下,导弹能应急抛出,以确保舰艇自身安全。现在,可以看到,当年经我调过的液压锁牢牢的卡住前盖,风雨兼程,日月不动。看来,当年我干过的活,质量还是挺过硬的。

  来到104舰顶层的驾驶室。大部分仪表均已拆除,靠后边的导弹发控台,也只剩一个基坐。我靠在驾驶室的后壁,忽然想起那惊险的一幕。一次在青岛的外海试航时,我正在导弹控制台边监视系统的状态。突然响起了战斗警报。全舰官兵迅速进入站位。舰长严肃的来到驾驶室,下达一道道命令。最后,竟突然命令导弹进入攻击准备。随后,前后发射架迅速启动,前后盖迅速打开锁紧,耳边传来战位的回应:“导弹雷达跟踪锁定”,“发射架跟踪正常”。我注视前方,原来遇上了某国的一艘大舰,两舰相对航行,越来越近。肉眼就可以清楚的见到对方穿着白色水兵服的士兵。双方对持了半个多小时,对方终于掉头离开。事后我问在岗的孙舰长:“舰长,你不知道我们装的是试验弹吗?”他笑笑说:“他怎么知道我装的是真弹还是假弹”。一场真的实战演习考验了我们的导弹系统,也反应了我军舰长的机敏。我虽然心有余悸,也算经历了一次实战的考验。

  坐在后发射架的过道里,小外孙又累又渴,喝了水又嚼起面包。我忽然想起,我们坐着的平台,当年正是全舰的厨房。在一次发射试验时,导弹强大的尾气把蒸饭锅的顶盖掀到海里,丢掉了一锅馒头……这时,刚好来了一队年轻人。导游对他们说:这是我国当初仅有的四艘最大的导弹驱逐舰之一,俗称海军的四大金刚。是从前苏联买来的,一直驻守在渤海湾,守卫北京的东大门。整舰都是前苏联建造的,唯有这个导弹发射架,是我们自己国家研制的。我听了,心中真的很自豪。

  101-104舰都退役了,但它们的改装,开启我们海军装备新里程。一代代新型战舰051、052、054,陆续开出造船厂,我们的海军装备正日益更新。我在造船厂呆了九年,在船上工作也仅仅三、四年,但它留给我的记忆却是深深的,难以忘怀。离开船厂多年,至今我仍然关注他。还经常与当年一起工作的师傅联系。我喜欢看舰船杂志,喜欢了解造船信息,关注一艘艘新舰入役,关注我们海军的点点进步。

  今年是我们建国65周年,又恰是中日甲午战争120周年,期待我们海军日益强大,从我国海洋发展的正反方面吸取经验和教训,为保护我们万里海疆,做更大的贡献。实现我们海洋强国的梦想。

 

 
  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 版权所有 辽ICP备05000861号
Copyright 2014. Dalian Institute of Chemical Physics (DICP) ,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(CAS). All Rights Reserved.